王爷隔着布料捏揉肿胀寡妇下面太紧了夹死我了

清晨的阳光很好,叶清柔却一夜没有睡,她眼睛上的黑眼圈看起来很沉重。 她整个夜晚,一直处于惊吓和害怕中,嫁进陆家是她一生中最苦涩的日子,怀上孩子,也是她一生中最意想不到的事情。 叶清柔坐在沙发上,穿着厚厚的睡衣,她瘦弱的身体,仿佛要承受不住这衣服的重量,粉红色的睡衣,却没有将她的气色衬托出来,反而使她看起来更憔悴不堪。 叶清柔苍白的手指,一直紧紧的捏着手中的手机,她仿佛要将这手机捏碎。 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的还是那个存了十二年一直没有变的称呼:陆城哥哥。 叶清柔紧紧的咬着嘴唇,那薄薄的唇片几乎要被她咬出血来。 已经打了三十五个电话了,陆城一个都没有接,最后干脆关了机。 叶清柔的心里充满绝望,她冷冷的笑了笑,这样的事情还少吗?他陆城什么时候接过她的电话? 叶清柔捏着手机的手指也变得麻木了,丝毫感觉不到冷和通,比这更痛的,是心! 叶清柔盯着手机屏幕,仿佛用尽全身力气打下了几个字:晚上回家,有重要的事情给你说。 叶清柔擦了擦额头上因为身体虚弱而冒出的冷汗,刚刚站起身来,医院里就打来了电话。 “喂,是叶清柔小姐吗?” “嗯,我是。” “麻烦你来医院一趟,我们之前给您说过,由于你身体的原因,需要给你做检查。” “好的,我知道了。” 叶清柔挂掉电话,因为一夜没有睡,所以现在的她很虚弱,连站也有点困难。 再厚的妆也遮不住她眼角的憔悴,她苍白的脸在医院的映衬下,显得更苍白了,看起来就像一张白纸一样。 医生继续为她输着营养液,因为她身体里的营养不够,无法使胎儿得到充足的营养,所以,医生不得不为她输营养液,以保胎儿的正常成长。 办公室里,陆城打开手机,看到叶清柔的三十五个未接电话,还有一条短信,这个女人,又出什么事情了? 陆城皱了皱眉头,将手机扔在一旁,打算晚上回家去,想到这里,他吓了一跳,他,竟然为这个女人有点担心? “陆城哥,在干什么呢?”叶清琳突然跳了出来,她眼尖的看见还在亮着的屏幕,叶清柔的短信被她全部看在了眼睛里。 “陆城哥,晚上一起去吃饭吧,我们也好谈谈婚礼的事情。”叶清琳笑得一脸的无邪,让任何人也无法看出她内心的恶毒。 “可以啊!”陆城看着活波的叶清琳,立刻答应了,反正他和叶清柔,迟早是要离婚的。 叶清柔带着一身的消毒水味道走出了医院,一天没有吃饭的她,感觉到全身都像脱骨了一样难受。 她仿佛用了毕生的力量,才走到家里,打开灯,冰冷的房间里四处涌出冰冷的气流,迅速将她小小的身体全部包围。 陆城还没有回来,叶清柔虚脱的躺在沙发上,现在已经很晚了,陆城还没有回来,难道他又不回来了吗? 叶清柔心里感觉像吞了一块冰冷的大石头,怎么样都吞不下去,一直堵在喉咙,堵得她难受,也堵得她浑身冰冷。 不知道过了多久,叶清柔觉得自己像是躺了一个世纪,胃里的疼痛和内心的疼痛一直不停的在叶清柔的身上翻滚替换,一刻也不让她得安宁。 门突然“吱嘎”的一声开了,叶清柔知道是陆城回来了,但是她却没有力气起来。 “怎么?你还躺着像死人一样起不来了吗?”陆城的声音冷冷的,他今天身上竟然没有酒味,取而代之的是叶清柔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香味,是叶清柔从小闻到的香味,却也是让她作呕的香味。 “和我妹妹相处还算愉快吧?”叶清柔禁闭着眼睛,脸上有点抽搐的问道。 “总比回来守着你这个死人强吧?今天又要上演哪一出?”陆城脱了外套,扔在沙发上,躺在沙发上的叶清柔,好像会污了他的眼睛一样。 “我让你回来是有事情要告诉你的。”叶清柔的胃疼得她脸上的表情都变了,但是她还是坚持着说话,无论怎样,她都要告诉陆城她怀孕都事情,她要为孩子留一个完美的家。 “是告诉我你想要了?还是告诉我你又不肯离婚的事情?或者是关于你妹妹叶清琳的坏话?”陆城的话像刺一样刺痛了叶清柔的心。 “你听我说……” “算了,没有那个兴趣,我来不过是看看你到底死了没有!”陆城厌恶的看着沙发上蜷缩在一起的叶清柔,好像多看她一眼,他就会死掉一样,开门就要走出去。 叶清柔听到开门声,立刻使出全身的力气,站起来一把拉住陆城的手臂。 “不要走……”叶清柔的声音在恳求。 “滚开!”陆城甩开叶清柔的手,好像她身上有病毒一样可怕。 叶清柔全身像一滩泥一样被陆城甩在了地上,陆城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。 叶清柔蜷缩在冰冷的地板上,眼泪好像胀着一样从眼睛里涌出来。 房间里还充斥着陆城带来的那个女人的味道,这一切仿佛都在嘲笑着叶清柔这个可怜虫,不配得到陆城一丝的怜悯。 叶清柔感觉到自己不停的在往冰窟里掉,越来越痛越来越冰越来越冷,她感觉到周围的气流都在猖狂的嘲笑着她,喧嚣着,让她一刻也不得安宁……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ysxfg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