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她下面放个震动逛街,我把舌头在她腿里面搅动

云瑾觉得身子又冷又疼,好半晌,她偏头看容瞿安静的面容,终于沉沉的舒口气。 她动动身子,挣扎着爬起来,进了浴室。 光鉴的镜面里,她光裸的身子,白皙的的皮肤上遍布着暧昧的红痕和淤青。 云瑾苦笑着摸摸脖子上的痕迹,心里想着这么大范围,不知道化妆能否遮得住。 她清洗了身体之后,回到房间。 云瑾站在床边,沉着眸子看睡得安静的男人,情不自禁的摸摸他的脸。 男人很英俊,浓黑的眉,深邃的眼,卷翘的睫毛,高挺的鼻梁下薄唇色泽鲜亮,光是一张脸就能足够惊艳,再配上挺拔的身材和雄厚的财力,无怪那么多的女人为他疯狂。 云瑾自嘲的笑笑,那么多的女人里头,她也是其中一个。 第一次见到容瞿的时候,她十九岁。 国庆节她从海城大学回来,和高中同学聚完会回家,刚推开门,就看见安静挺拔的男人回眸看她。 夕阳的余晖金灿灿的打在他的头顶上,让他看起来像是天神下凡一般,云瑾的心仿若要跳出来一般,只觉得脑子和心脏都被什么击中一般,轰隆隆的响。 “你是云瑾?”他的声音很好听,低沉婉转,尾音带着上扬。 云瑾笑着说,是的,我是云瑾。 她回答的时候,看见男人眼里有淡淡的惊讶和惊艳。 后来她才知道,男人的惊讶和惊艳不是因为她,而是因为,她那张和顾瑜一模一样的脸。 在医院见到顾瑜的时候,连她自己都惊讶了一下。 云瑾知道自己有个双胞胎妹妹,跟着父亲一起生活,但母亲从来没有提过,也没有任何联系,所以云瑾不知道她和顾瑜原来那么像,像到连皱眉的样子都一样! 但顾瑜病了,白血病。 她苍白得比白雪还要虚弱,可怜得让人心碎。 云瑾没有任何犹豫,答应了容瞿的请求,为顾瑜配型。 配型成功的结果出来后,云瑾很嫉妒,也很庆幸。 嫉妒顾瑜好了,他就再也不需要她了。 庆幸顾瑜好了,他就不会每天都愁眉紧锁了。 顾瑜做手术那天,云瑾刚从学校出来就晕了过去,一周后她又莫名被放了出去。 她疯狂的跑到医院,迎接她的是顾瑜冰冷的尸体,还有几乎要疯癫的容瞿。 云瑾永远不会忘记,他在她耳边愤怒咆哮声音,他说,云瑾,是你害死了顾瑜!你给了我们希望又将我们推入深渊!云瑾!为什么顾瑜死了,你还活着! 他说,云瑾,我会让你这辈子都过得生不如死! 云瑾解释的话,在被他粗暴的按在沙发上,疯狂的撕碎她的衣裳后全部化成了恐惧。 他没有任何怜悯,粗暴的侵入。 而后囚在他的身边,成为他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的暖床情人。 “哎!”云瑾几不可见的叹口气,轻手轻脚的帮他脱下袜子,换好睡衣,拧了热毛巾,一点一点的帮他擦着脸。 等做完这一切,她轻轻的躺在男人的身边,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,云瑾轻轻的转身,侧着身仔细看着他。 她手指落在他紧闭的眉眼上,凉凉的指腹传来淡淡的温度。 因为被触碰,容瞿下意识的皱眉,轻哼一声。云瑾吓得缩回手,而后安安静静的继续看着他,眼眸里沉溺着爱和痛苦。 云瑾想,如果当初知道爱他那么痛苦,她一定不会对他一见钟情。 可时光,怎么会倒流,她又怎么能不爱容瞿?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ysxfgs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