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把美女日出了白将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

此时,云空正准备向着林振华走去,林振华自然是要跑开的,因为面子归面子,但是恐惧又是另外一回事了! 他正准备跑开的时候,李秀玲恰好走了出来,因为她想看看那云空在自己面前跪地求饶的滋味。 可是她却看见了另外一幅模样! 林振华只有一人,被云空一脚踹在地上,后来那些人蜂拥而上,然后也被云空打的落荒而逃。 此时,她见云空走向林振华,还以为云空仍然喜欢着自己,便想着利用自己的美色获得云空的怜悯,来救下那林振华。 毕竟林振华的家境在那里,倘若自己此时出手,林振华万一一个感动,就将自己娶了也是有可能的! 李秀玲一边想着,一边向前冲去,将自己准备好的台词说了出来! “云空,你可以看在我的面子上,放过林振华!” 李秀玲望着那云空,却见云空单手一抓,将林振华一把抓在手心之中。 随后听见了李秀玲这一番话,便显露出鄙夷的眼光看着她,道:“也不看看你是哪根葱?还要我给你面子?” 听到这句话,那李秀玲自然是气的半死了!大怒道:“你这一辈子也别想得到我!” 云空似乎做没听见一般,继续一掌下去,将林振华的脸都给扇红了! 紧接着又是一脚下去,将他的骨头都打折了几根! 见林振华半死不活的样子,云空才将他扔了下去。随后又看向李秀玲,露出一丝邪恶的笑容。 “这女人的姿色确实在整个学校里数一数二的了!难怪她有如此自信!” 可是,这李秀玲也只是在这学校之中数一数二罢了,云空前世所见到的美人可是不计其数,想要近云空身旁的女人也是一样。 如今的他怎么可能被李秀玲所勾引? “呵,不过老子见过比你美上千倍的女子,都没有你这般自恋。还有,我先前跟你说过了!那时的我是瞎了眼了,拿一颗大白菜,不!现在应该叫被啃过的大白菜,当块宝。” 云空望见李秀玲的下体,顿时厌恶地说道。 前世他可是天医宗的宗主,自然可以借助女性的某种动作来判断该女子是不是chu。 李秀玲自然察觉到那一阵目光,她似乎知晓云空话中的隐含意思,脸颊一红,显得极为不堪,似乎想要找个洞钻下去。 她将自己的处子之身交给了那林振华,她现在用的那台水果x也因为这个才拿到的! 云空忽然发现,他双眸之中灵力急速退散开去,周身的灵力也尽数消散开去。 由于那灵力急速地消散,又加上那云空目前的身体素质并不是很好,这一次的灵力消散给他的身体造成一些冲击,但并不是特别严重。 他连忙将心神放开,将自身的本体结构尽收入脑海之中,随后便松了一口气道:“看来,我以后不能这么冒险了!” 这个世界灵力并不是那么充沛,不可能一直给云空提供灵力的。 而云空将那些灵力尽数用于步以及攻击了,没有保留一丝灵力在体内,进而导致那云空又需要重新吸纳天地灵力了! 但是云空现在不可能这里吸纳灵力,因为吸纳灵力需要在一个极为安静的地方进行,倘若就在这个小树林里,难免会有人来打扰其清净。 他现在也要离开,自己刚刚打了那林振华,想必等下学校里就会来人。 而那林振华只要将刚才的那件事一说,自己就很有可能被开除的吧!毕竟学校会看在林家的面子上,而开除云空的! 李秀玲被云空羞辱了一番之后,便将视线投向了正躺在地上的林振华,连忙走了过去,泣声立马出现在李秀玲的嘴旁,叫喊着。 云空丝毫不去理会她,只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。 一路上来看热闹的人早已吓得不敢言语,这真的是那个窝囊废云空? 一种不可思议的安静在云空所过之处蔓延,谁也没有想到,云空竟然有这般身手。 有些头脑的人已经在心中权衡,要不要向云空示好。 要知道,以云空如今展现的恐怖实力,恐怕作为家族核心子弟都有可能了。 如果他真的能继续在武道高歌猛进,几年之后的天澜市,说不得又要多出一尊巨鳄! 甚至云家,都有可能随之崛起! 如果真是这样,那李秀玲可真就是成了最大的笑柄。 甚至她之前侮辱云空的话,她对云空的一切所作所为,都会化为巴掌,一下一下狠狠地拍到她的脸上。 许多人已经转换了心态,准备看李秀玲和林振华的下场了。 当云空回到教室的时候,一群待在教室没有得到消息的人,都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他身上。虽然没有一个人与他上去说话,但是都在底下碎碎地说道着前些日子所发生的事。 不过云空丝毫不去理会,只是一个人走到自己的座位之上。 这时,上课铃忽然响起,一位老者走了进来,在黑板边说边讲着。而云空随便听了几句,发现颇为无聊,便打了个哈欠。 其他的人却在一旁认真地学习起来,因为这是他们的专业,以后需要靠着这些来吃饭的,他们自然是需要认真听讲了。 对于现在的云空来说却不同,他不听完全是因为那些知识点都太简单了,堂堂一个天医宗的宗主,还需要去听那些简单的知识吗? 但是,云空的时间不能浪费。虽然现在上课,但是他还是可以拿来修炼灵力的。只见他又心中念着那一句话,周身的灵力忽然闪现出来,虽是这样,但他的那些同学却依旧看不见。 那些灵力由着四面八方涌了过来,均闪耀着无数的金光。那云空悄然闭上他那漆黑的眸子,将自己精神力投射到那脑海世界之中去。 云空悄然睁开眼眸,只见眼前黑漆漆的一片,唯有那本古朴大书在闪耀着无比金光,在这漆黑的脑海世界里显得极为耀眼。 云空缓缓向着那道古朴大书走去,那无边的风皆向着那云空涌现而来。足足花了十分钟的时间,那云空才走进那道古朴大书的旁边,待那云空进眼一瞧,心中顿生波澜。 那云空前世可是堂堂的天医宗宗主,什么样繁华世界没有见过,什么样的壮丽景象没有看过。但是,当那云空望见那道古朴大书的封面时,却震惊了! 其上是一片黑暗,但是隐隐地有着光辉在闪耀,时而这里闪耀一下,时而那处闪耀。极其具有规律,那光辉闪耀时所形成的形状显然是一道星盘,闪耀着金光的星盘。 虽是这样,不足以让那云空震惊,可是当那云空定晴一看那道光辉,瞬间震惊了!每一道光辉可是相对应着一个神兽,皆闪耀出一道神兽的模样,并释放着隐隐的神兽威压。 第一个光辉所对应的是麒麟,它乃集狮头,鹿角,虎眼,麝身,龙鳞,牛尾就于一体,尾巴毛状像龙尾,有一角带肉。 那光辉形化成一道麒麟模样,旋即吼叫一声,释放出层层威压来,直将那云空压得直不起身子来了!幸好,那层威压只是一闪即逝的状态,倘若真要一直存在,那云空的这个精神投影想必是要被立刻摧毁的! 第二个光辉所幻化出的神兽乃是貔貅,它的头部像龙头,身子整体像骏马一般,有着麟脚,但整体的形状却像是狮子,虽是光辉所化,但其毛色依旧可见,是呈灰白之色来。 只是奇怪,照理说第一个光辉的最弱,那第一个所释放的威压应该是最弱的,可是到这第二个光辉之上,那威压似乎减弱了不少! 这时,那第三个光辉也悄然出现在眼前,只是那云空望着那第三个光辉所化形状,竟显露出一幅惊讶的模样,因为就连那云空都不知道这个是什么? 在前世的云空可是看过那天异书的人,那天异书可是记载了曾经出现在那个世界的所有奇珍异兽,那里面的每一副图画那云空均记在脑海之中。 因为他听说一句,获得一种异兽的精元,炼化成丹,便可使人起死回生,这让那身为天医宗宗主的云空不心动,但是这个异兽乃是可遇不可求的神物呀! 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地拿到呢!而如今,那光辉却化作这般模样。云空心中暗想,会不会那些光辉便是那神兽的精元呢? 虽是这般想,但是云空不敢轻易去冒险,倘若自己去拿了这个精元,那道不知来历的古朴大书激起层层浪涛来,会不会将云空的精神世界直接粉碎?这是那云空不敢想的! 十二道光辉均闪耀了一遍,其中足有五种神兽的模样是那云空没有见过的!那道古朴大书此时悄然翻页,翻至某一页之上,并闪耀着无比的金光。 只见上方写着: “纳灵气之容器,炼刚则多,炼虚则少,器以苦,以难炼制。” 云空望见那古朴大书的这一页闪耀着无比的精光,向着精神世界四面八方射去,将那原本黑漆漆的精神世界竟照亮了几分。 可是随着一阵波动而来,直打在那云空的精神投影之上,直将那投影打的粉碎开了。

声明:本文内容图片均收集与互联网,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—www.ysxfgs.com